哗啦啦天要下雨

看《四月》的故事,两只斗狠的白羊座终成眷属的故事。年幼的时候不相信老师口里讲的“酒论”,年纪渐长,收获过一段尾声不太美好的感情。现在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另一段感情。我好像从来就不是标准的白羊座,没那么一往无前、义无反顾。我的没心没肺也不过是害怕尴尬的保护伞。我透亮的知道,从最开始的打开方式就不对,怎么能走上功德圆满的道路。彼此感情都很浅薄,吹一吹就散。我也不过是寂寞时候,想要一个可以撒娇的温暖拥抱。想起以前僵持不过一天就会服软,而今可以轻描淡写屏蔽了再拉出来观摩数日。感情太风轻云淡,好像也没必要纠结彷徨。但是,好像溺水的人拼命抓住最后一根稻草,我知它无用,却也爱故作情深,赋予它无尽的怀想。我大概就是这般情不情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