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故事倒着讲(1)

迎头撞上室外的冷气,此前浸在小酒馆炙热气息的两人都有些恍然如梦的感觉。吴吴哈出一口白气,因为喝酒而发烫的双手摸了摸曝露在寒风里的小脸。脸倒是不冰,趁着酒意,烧得像煮熟的虾子。
“咱们走一段?送您回学校?”
“打个车?先送你回去”沈顾之看着吴吴露在寒风里如藕节的脚踝,叹了口气,“大冬天穿穿单裤露脚踝,哆嗦成什么样了”
“可是我吃太多,想遛一遛。”
“好吧,你都不怕冷。我还能说什么。”

沈个子高大,一路走得随意,没顾忌到吴吴。小短腿跟在侧后,时常还要跳步快走。
“不走了。”吴吴借着酒气嘟囔,哼哼唧唧的跺脚撒气。
“咋了”沈停步回头。
“您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短腿还就着高跟鞋。”
“嗨。我错了,我这样行不。”说着沈滑稽的演示起小碎步,走回来就着顺了顺吴的头发。然后手就搭在了吴吴的肩上,携着她起步。

霎那间,吴吴心里升起雀跃的小星星,好像刚刚倒进杯子里的可口可乐,哧哧腾起细密的泡泡。不,不该是可乐应该是粉红色的水蜜桃汽水。

路程不算遥远,话没多少几句,就到了沈顾之的校门口。
“你怎么回?”沈顾之玩味的看着小小的吴,“还是别回去了?”
“你不要每次都诱惑我。”吴吴想起上次的故事,有些羞赧,惯性微笑看着他。她知道很多时候都是男男女女荷尔蒙作祟。
沈顾之上前一步,胸膛几乎要贴着她的鼻尖,吴吴抬头看他,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小女生的雀跃。沈顾之揉了揉吴吴的短发,“很可爱嘛。”

吴吴顺势扑进了他宽大的拥抱里。她心里有很多话想说,却不知道从何说起,她想起西门外和他的第一次相见,想起他转身低头抱起她的第一个深吻,又想起她和他各据一方在床上相顾无言的情景。

出发前曾有的巨大勇气,好像是被针扎破的气球,迅速憋了下去。她紧紧箍着他,脸摩挲在他的细软的毛衣上,她知道她需要冷静一下。

“咋了,你别哭了啊。”沈顾之拍了拍她的背。

她突然间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,“你再送送我吧。”

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