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自白书--吴吴(2)

吴吴站定在沈顾之前边,抬头定定看了他三秒,欲言又止,又丧着脸把头埋下去,扒拉沈顾之的大风衣的腰带,“沈顾之……”
“小姑娘,有话就直说。”沈顾之伸手握住吴吴的手。他的手很大包裹着吴吴的小手。
今天不说,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。吴吴咬了咬牙,反手握住了沈顾之的手。破釜沉舟般闭上了眼睛,耳边尽是北京冬夜里呼呼的风声,还有行人天桥下川流不息的汽车声。她想起自己那些辗转反侧的夜,左右揣度烂熟于心的话。
“沈顾之,我觉得,我是喜欢你的。我喜欢你抱我的感觉,牵我的感觉,甚至喜欢和你反复拌嘴……”说完这句话,她又陷入了沉默,连抓着沈顾之的手都缩了回去。
沈顾之还在怔忪中,抓空了她的手,“吴……”
吴吴紧闭的双眼惊慌着睁开,仰头看他,“你不要说话,我知道你会拒绝我。我还记得的。上次,你说过,我们还是做朋友。其实,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。喜欢我不会每次见面之后就很久很久不理我,喜欢我就不会每次分开都格外干脆。”吴吴撇过脸去不看他,自嘲的笑了一下,“是我的问题。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打开方式就不对。男女之间进度走得太快,好像就说丧失了很多意义。而我,是太随意了一些。”她低了头,“可是那也是因为我喜欢你啊。不然谁会这么拎不清的大晚上跑来找你。”
“我知道,你这次也会拒绝我的。我不够高,不够瘦,不够好看。甚至在游戏上都和你没有共鸣。我只是,还是想说出来。算是我的自我圆满吧。这是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当面和人告白。”
沈顾之定定地看着她,她的话像洪水一样袭来,拍打他的心岸,让他不得不想清楚那些他一直试图模糊化的问题,那些早在他收到吴吴给他的个性签名“我心里有过你”点赞的时候内心一闪而过的念头。如果说,只是sexual partner,他不会还想着在她看起来不甚开心的时候去关心一下她。可是若是想要再更深一步的了解她,他好像也兴致不高。情侣关系,他是有些抗拒的,他甚至还能回忆起前女友摔他手机的模样。他不懂,现下的状态有什么不好,为什么要弄得这么复杂。沈顾之有些懊恼,甚至说烦躁。
“沈顾之,我知道是我不对。把自己营造得太open,引你上钩。你也不要觉得不答应我自己狼心狗肺。”吴吴看他不自觉揪起的眉头,突然有些心疼。“我这样做也很不负责任,只考虑自己的情感宣泄,不考虑作为接受方的你的感受。我不是要道德绑架你,要你接受我。我只是抱着一丝侥幸,希望你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。”
吴吴说完这番话,忽然想起高中岁月里读过好几遍的张爱玲,“低到尘埃里”。希望自己是坦荡的,没想到却还是感到卑微,不过也算是如负释重,松了一口气。
“好了,我想说的,都说完了。好冷,我要回去了。”吴吴扯出一个笑容,仿佛前一秒似乎只是沈顾之一个人的梦。她踮起脚,拍了拍沈顾之的肩,“大兄弟,告辞啦。”然后状似欢脱的转身离开了。

沈顾之想伸手拉住她,又止住了。他的脑子很混乱。他不长的二十多岁的人生里,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表白。他拿不出妥当的“危机解决方案”,看着女生愈走愈远,自己却仿佛断线的木偶,僵硬的立在寒风里。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