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我这个人可以说很奇怪了。允许我自己故作情深,自怀自湎,却不允许故人再归,还要刻意探听近况如何。很不开心,气呼呼的。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