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十八岁的我,刚刚打开世界,第一次出国到达的城市就是这里。没想到五年后还能再来。上一次坐在大巴车上昏昏欲睡,迷迷糊糊从台场坐电车去了银座。这一次,拿着一日券在城市里东走西游。涩谷的熙熙攘攘,六本木的小奢华,都让人无比喜欢这座城市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