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他来见你,你半推半就,他还是来了,深夜里驱车几十公里。你从卧室的窗户望下去就能看到榕树下他昏黄的车灯。你没能下去,家里人不许你下去,你自己也没有勇气这样不清不楚的下去。


你去见他,临上地铁才告诉他,你想去找他。你告诉自己,不过是拉着旧人消磨多余时光。三十分钟你都站着,看沿线的高楼绿地,上一次是2017年的1月。


他把小胡子剃了,头发又黑又短的干净,好像眉毛也修了一些,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精神不少。闷骚的理工科男生,还挺爱打理自己的。


你低头一看,诶呀,居然都穿了黑色的帆布鞋。也算是半个缘分吧?他说带你去山上看夜景,你应允了。他的花把式总是吸引你。这里的夜景有什么好看,可你就是不知不觉的答应了。小电炉摇摇晃晃的上坡,你也自觉没有抱紧他。他还一股你怕不怕的模样?真是百年不变的老样子,你才不想陪他演戏。


下了雨的山,满满的水汽,皮肤大口大口的喝水。他很嫌弃的说,太湿啦,整个手都会黏糊糊的;说罢还伸出来手。北方呆久的你遇到这么湿润的天气超级兴奋,哪有这么娇气,明明水砰砰的弹。 你看到了他的手,你才不想接招。才不要说上一句,哪有,我摸摸看。你看到他悻悻收回自己的手,心里偷笑。


你赶着回家,他想多久你。车里起了小争执,你顶嘴的功夫向来不差。他很自然的来揉你的头发,像养猫一样揪你的小下巴。你有0.5秒的尴尬,然后是漫长的美妙的回忆。你想起,你争不过、不想争的时候,老是会在抱抱他、蹭蹭他。你有1秒的时候想从副驾伸手去摸摸他现在干净的下巴。那里曾经有小胡子。不过现在没有了。


他把车停在路边,对岸的车灯打过来,热闹的灯光,安静的空气,他很认真的看你。你有一秒的时间想扑上去,和他来一个法式长吻。可是你咬了一下舌头,冲他眨了眨眼,躲过目光,插科打诨,“我饿了,我们去吃夜宵吧。” 


他送你回小区,最后也没把想说的说出来。其实,你也没把想说的说出来。你说,最后的时间啦,你没有什么想说的。他硬生坐在了马路沿上,“你快回去吧。”

你总是不忍看他颓丧,你想抱抱他。可是他远远的,还坐着,你没有勇气上前。“我过两天还会回来哦,说不定。”说完你就后悔了,你知道你和他不可能了,却总忍不住想给他希望,彼此羁绊。“那你回来告诉我,好吗?”他回过头看你,你感觉他孤寂得随时都能摸出一包烟来。

嗯,再见。你应声走了,走进小区,又忍不住回头看了好几次他的背影。进了家门,又线上告诉他,我到家了。


夜里躺在床上,你巴不得对他没有丝毫的情感,与他来一场419。你巴不得同他宿醉一讲,该讲的不该讲的都腾清楚,能做到不能做到都做一遍,然后彻底告别。放自己去浪,放他去成家立业。也好过当下彼此的克制与难受。


可是不能,你还是舍不得他,舍不得掐断和他的若有若无的联系。可是这样不好,你只是在纵容自己、在吊着他。你真是一个bitch。


你很想爱他?不你不爱他,你只是有一点点喜欢他,再外加着眷恋旧日好时光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