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矫情的文字

人最神奇的地方是,从来不用担心哪一天脑内存不够而当机。电脑机器总是需要定期的机械指令以删除某些文本或图片。而人却可以随时间自动隐去很多片段,即便那些东西曾经刻骨铭心,自以为难以忘怀。而更巧妙的是,这些被隐去的内容却从来不是粗暴的删除,而是藏在某个暗角落,当你绞尽脑汁,不断重组各种联想时,它又能奇妙的再回来。不过幸好,当时语境下的痛感已经被剥离开去,只剩下文字本身,和些许并不能牵动感情神经的碎片记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