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我只想和你说句,七夕快乐(续)

「昨晚太困,草草结尾。不算是我想要呈现的效果。今天再来续一段。主要是没有好好表现我亲爱的张副官风采!」

开车到梁湾家,已经是夜里十点。

张日山从驾驶座下来,靠着车,定定望着梁湾家的窗口,暖光融融,还有轻微的人影晃动。她现在估计应该在看剧吧。穿着小吊带和热裤,歪在大沙发里,说不定还捧着一包薯片。 她真不像自己以前见过的女生,不会细声细气说话,一不小心就炸毛,一炸毛就爱骂我王八蛋。可是她又胆子很小,连小鱼钩一个狠眼色,她都能瑟缩回去,一秒钟由张牙舞爪的螃蟹变成温顺的小白兔。

张日山平日里严肃的表情逐渐放松下来,嘴角不自觉上扬,牵起浅浅的梨涡。他觉得很放松,甚至觉得筋骨都舒展开了,什么九门啊,汪家啊,都可以抛到脑后了。张日山感觉自己前面几十年都白活了,似乎到如今才算有些源头活水唤醒这潭死水。

他转身从车里抱出一大捧百合玫瑰花。百合香味太浓,薰得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安静的小区里竟是他的回响。下意识向梁医生的房间看去,不曾想,晃神一会儿,梁湾的屋子灯已经灭了。周遭安静得只有草丛里的蛐蛐声。

热乎劲儿突然就褪下去,他突然觉得自己太不冷静了,像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。真是几十上百年都白活了。他突然很想抽烟,心里莫名的烦躁。梁湾、汪家、古潼京,又一次压上了他的心头。事情的进展远没有想象中顺利,不知道自己今日是哪儿的勇气。

张日山没有再往楼里去,却静静的走向了一旁的垃圾桶。放下了新买的花。“梁医生,节日快乐。”张日山重新回到车上,却迟迟不想开走。

窗帘轻轻一晃,张日山摸进了梁湾的家里。想想也是百岁老人,居然做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来,张日山暗夜里害臊得有些脸红。

梁湾家里是真的乱。茶几堆满了杂志小说,外出的衣服也凌乱的散在沙发上。一晃眼,月光下,张日山还看到梁医生刺绣款的内衣吊带。一股热血上头,百岁老人受不了刺激,一个急转,差点撞上了屋子里的花瓶,闹出声响。一个九门会长,半夜潜入黄花大闺女的房间已是不妥,要是被人发现,真是不知道老脸往哪里放。

上次梁湾带他参观过卧室,所以一路驾轻就熟,张副官摸进了梁医生的房间里。

梁医生已经睡着了,呼吸均匀轻浅。房间里有梁医生的味道,浅浅的医院消毒水的味道,今天还飘着些酒精味道。看来小姑娘今天没有吃薯片,倒是气得喝了些酒。

张日山缓缓走进床头,低头看着梁湾。梦里还有些蹙眉,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小性儿,张日山的手不自觉的伸出来,轻轻的撩开了梁医生有些凌乱的头发。梁医生呼吸的热气,喷在他手上,酥酥麻麻,让他心痒。

“张日山,王八蛋!”

心猿意马间,张日山已经不自觉俯身向梁湾亲去。却不料,梁湾一个翻身,嘟囔出去一句,“王八蛋。”戳醒了沉浸其中的老人家。


“真是小性儿。”张日山莞尔,“梦里都不忘骂我。” 他退了下来,规规矩矩的坐在床尾的贵妃榻上。定定的看着睡梦中的梁医生。

夏日里,太阳起得早,阳光已经洒进来。张日山向来对光敏感,醒了过来,发现昨晚竟睡着了,还痴痴睡了一晚上,这怕是犯了大忌。梁湾睡相不好,一床被子早被她搓了了抱枕,皱皱的拥在怀里,自己倒是因着些凉意,缩成一团。白白净净的小方肩,甚是怜人。张日山走上前,没敢摸,想着快走了,俯在梁医生耳旁,轻轻说了一句,“七夕快乐。”

梦里的梁湾只觉得耳朵边热噗噗痒酥酥的,鼻边是一股花香味,努了努鼻子,又去梦里追杀张日山了。

醒来已是日上三竿,赤脚踩上地板,都有些发烫。虽然脑子里的发条还没紧过来,但女人的第六感不会错,屋子里总是怪怪的。

飘着甜腻腻的香水百合味。这花太香了,梁湾素日最讨厌这股味道,想到蒙脑子,八百年不往家里买这种花了。贵妃榻更是有浅浅的坐痕。

越想越害怕,梁湾颤颤巍巍出了卧室,下一秒又咋咋唬唬的叫了出来。


客厅简直被被洗劫了一样干净。昨天堆在沙发上的衣服都被整整齐齐的叠起来,茶几上的杂志也整齐得仿佛书店。昨天沙发脚的啤酒瓶子也被收在了玄关的垃圾箱里。梁湾揉揉惺忪睡眼,再次确认自己是不是刚刚出现了幻觉。“这哪里是遭了贼,这是来了田螺姑娘吧。”梁湾欣喜地喃喃自语。

客厅进了一阵风,餐桌上一张纸飞了起来,掉在地上,吱些地板。梁湾赶忙捡起来。

“梁医生,你家里实在有些太乱。小姑娘不要乱喝酒,酒已经给你收起来了。还有薯片,我都给你扔了。垃圾在玄关,你记得倒。还有,早餐在桌上,记得你喜欢溏心蛋。
七夕快乐”

梁医生看着这张小纸片,眼珠子都要掉下来,又惊又喜,好像发了疯,在屋子里又唱又跳。

张日山,就说了,你是我的未来老公,哼!
啊啊啊,他是不是看到我睡觉了,我昨晚穿了什么,好看吗!啊啊啊啊啊,梁医生低头看自己吊带小睡衣,喜不自胜,只能在原地剁脚光头。听到楼下嚷嚷着抗议了,才停下来。

梁医生今天很高兴,哼着小曲出了门去上班。一到楼下就看到垃圾箱上的香水百合花束。

真的俗气,又是百合又是红玫瑰,这大概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花束搭配了吧。也怪不得最后会被扔,这要是不被嫌弃,那才奇怪呢,梁医生想着。

突然念头一转,炸裂一样开心。这不是今天屋子那股子百合香吗!一转头,抱起花束就往屋子里走。

我家老公真是有些闷骚可爱呢!

评论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