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#梁山CP# 张老板今天心情不好


#乱入系列#不喜勿喷#以及觉得罗雀和坎肩简直一脸配,(*¯︶¯*)

张老板今天心情不好,召集了一堆人马说要切磋武艺。罗雀简直要被打哭了,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九场,自家的小鱼钩都快被老板掰直了。坎肩那个滑头,早就咿咿呀呀叫唤着不行遛了边。不行不行,是该想想办法了。罗雀心思一歪,哐叽一声,又被老板踹下了竹竿架子。索性赖在地上,唉唤连天,不愿再起。

“老板这是怎么了?”坎肩从罗雀包里掏出棒棒糖,放进自己嘴里,对被担架抬出的罗雀说。

罗雀身上的劲儿还没缓过来,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棒棒糖被摸走,气得眼珠子快瞪出来。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“得想个办法呀!不然等会儿我又得上去挨揍了!你说老板昨天见谁了?”坎肩咂摸着棒棒糖,有模有样搞推理的样子。

“老板昨天去找梁医生了。”

“吵架了?”

“没有。梁医生还给老板做了顿饭呢。”

“梁医生还做饭?没搞错吧!”

“对啊,老板吃饭的时候嘴角都快弯到天上了。我看着都酸。”

“那怎么今天心情这样?”

“不知道,梁医生说最近迷上了张铭恩。想要老板陪他去看张铭恩的发布会。然后老板好像脸色就不对了。奇怪。”

“啪!”罗雀的头被坎肩狠拍了一下。“你傻啊!你老婆当着你的面追星,你能开心啊!”

罗雀头上一片乌鸦,“老板还能为这个生气?”

“你快给梁医生打电话吧!不然不知道老板什么时候能正常呢!”

“那我怎么说?”罗雀懵懵的。

坎肩看着罗雀不食人间烟火的傻样,“我来我来。你好好吃你的棒棒糖吧。”掏出罗雀的手机,顺手将自己嘴里的棒棒糖塞进了罗雀嘴里,“你还是认真跟着老板做事吧。”

罗雀瞥了坎肩一眼,一脸不服气。

“喂,梁医生啊!是这样的,我们老板手又受伤了,你要不要过来看看!”

“什么!怎么又受伤了!你们能不能行啊?”梁医生那边忙得焦头烂额,一听自家王八蛋又出事了,更是心头一焦,“快来医院吧。我今儿在门诊呢。”

“哎呀,老板死活不愿意去医院,就想您过来看看啊。您要不快来看看。”
……
梁湾知道张日山的犟脾气,无奈叹气,快速交待了小毛一些事情,拎着急救箱,开着小Polo直奔新月饭店。

这厢,坎肩挂了电话,悠哉悠哉“等着吧,灭火队来了。”

“老板会生气的。”罗雀直愣愣的说。

“你就是活该挨打。”坎肩恨铁不成钢,“来吧,我给你擦点红花油。”


“张日山!”梁湾已经是新月饭店的熟人,一路无阻进了张老板的办公室。

“梁医生?”正在竹架子上打得起劲儿的张老板一早听见梁湾的嚷嚷,停了动作,遣退了下人,整理了一番练功服,坐在太师椅细细的卷袖子。一听到梁湾的声音,张老板的戾气就自然化解了。尽力严肃的脸,隐隐透出愉悦的小心思。

罗雀和坎肩扒拉在暗处,看到老板春风得意的小模样,松了口气,坎肩放心的领着罗雀回房间了。

“梁医生不去看那什么小明星了?”张老板看见梁湾气喘吁吁传进来,眉毛小小一扬,有点小得意。

梁湾是个直脑筋,一心挂念着他的伤,都没听他说话,火急火燎就冲到他面前,“手给我看看。”说着径直抽出张老板的手,一看,哪里来的伤。一双手干净有力,还透着茶香气。

梁湾算是懂了!又被骗了!自己真傻,每次他一出事,自己就智商掉线。昨天他还冷言冷语摆脸子,好不容易做顿饭,吃了两口,放下筷子就走了。然后就一天没有音讯。

梁湾神色黯然,一滴泪吧嗒砸进张会长的手心。然后是沉重的鼻息声,“是我自作多情了。”梁医生收住了表情,抽回手,准备走。

张会长一把抓住梁湾小小的手腕子,“梁湾,别走。”

“张会长,你也没伤着,我留这儿干嘛?”梁湾眼眶红红的,说话却也不客气。

“谁说我受伤了。”张会长已经猜出来是坎肩捣鬼,但不打算怪罪他,毕竟把老婆骗来,是大功一件“我明明是想见你。”张会长微嘟嘴,一双星眼认真的看着梁医生。他不是刻意卖萌,他什么都不怕,就怕梁湾掉眼泪。梁湾一哭,他觉得自己就不自在,心里那块百年冰,就软囔囔的。

“你昨天还那样!摔了筷子就走。”梁湾哇一声哭了出来“王八蛋,每次都欺负我。”

“你说……你喜欢那什么张铭恩。”会长有点害臊,自己上百岁的年纪还吃小年轻的醋,说出来简直贻笑大方。

梁湾看他吃瘪的模样,突然懂了,老头子昨天是吃醋了。破涕为笑,嚷嚷道“你是不是个傻!你去看看奶恩长什么样!”





评论(3)

热度(1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