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#梁山CP#与君别

#小试虐文#

古潼京的事情结束了。梁湾终于知道了自己背后的凤凰纹身意味着什么,也终于知道了张日山一直在逃避什么。汪家人、张家人宿命里写满了血海深仇,哪能这么容易化解。

“可如果真的等到那一天,你就不想和我在一起了。”梁湾想起那天在新月饭店,她傻傻抱着张日山哭,追着他说喜欢他。她抱他的时候,甚至能感受到他加速的心跳,心跳是不会骗人的。当时的她不懂,两个人在一起就这么难吗。为什么他总爱把她外推,为什么她哭了,他的拥抱也那么吝啬。

现在的她算是懂了。“张日山,你说的这天,真的到了,我真的不想和你在一起了。”梁湾枕在书案上,看着那些年偷拍的张日山的照片,喃喃自语。“我们俩是一局死棋。我没有勉强的勇气。对不起,张日山。是我不该对你动情,扰你不得清净的。”梁湾满脸的泪水,迷得睁不开眼,也没擦的意思。她觉得嗓子堵得慌,说话都是颤抖着的,往常她哭对着张日山哭,多少都故意带着可怜的腔调。现在却没有了,只散出沉默的、无望的味道,她知道她和张日山走不下去了。她不想承认自己是汪家人,但她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张日山。“如果我只是梁湾,该有多好啊。”到最后,梁湾无望的笑了起来,“可是也没用。如果我只是梁湾,只怕我连认识你的机会都没有吧。”

……

张日山醒来时,已是顺京的秋天,距离古潼京一役,已有三个月之久。
他询问梁湾的下落。罗雀只递了一封信上来。是梁医生的亲笔信,他是看过她的字的,方正娟秀,一看就是优秀女学生的模样。她说过,她小时候在孤儿院后来被领养,一路好好学习,只想有更多的机会查清楚自己的身世。没想到机会真的就这么来了。他甚至还能想起来她说这话时,那双水雾迷蒙的眼,还有那红红的鼻头,又强颜要笑的别扭模样。

“张日山,我要走了,我不知道去哪里好,但是只要不是在顺京就是好的。一定是我看过的天地太小,才对你执念深重。张日山,我要走了,我应该去没有你的地方多看看。
张日山,我一点也不怨你利用我,你做的都是你应该做的。可是我呢,我应该做什么呢?是我以前年纪小,不懂事,打扰你了。我要走了,去没你的地方,做我该做的事情了。张日山,你要好好的,好好做菜,好好吃饭。是我多虑了,你一直是个百岁无忧的老头子。再见,我的张日山。“

信的最后都是泪水打湿的痕迹,依稀能看清梁湾落款的名字,龙飞凤舞的医生签名。他记得她还专门教过他,说“以后咱俩就开个小药堂子,夫人我妙手回春病人太多,手都签酸了,你就要学会替我签字。”那时候她傻不愣登的可爱,像只小仓鼠,只要他在面前,关她在笼子里跑圈也不亦乐乎。可是后来,她成长的速度太惊人……是他对不起她的。

张日山收了信,将桌脚的灯台拿近,火苗窜起来,信一点一点烧成了灰烬。许是火苗太亮刺了眼,张日山只觉得眼酸,一闭眼泪水就淌了出来。他觉得心上好像被挖空了一块,生生的疼。上一次这么疼,大概是佛爷去世的时候吧。

罗雀早就退了出去,诺大的房间空得可怕。他好像有些幻觉,梁湾怒气冲冲跑进屋子里来,大声嚷嚷着“王八蛋”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。她的头发老是睡不醒的模样,一生气就咬牙切齿骂他王八蛋。顺毛的时候就好像花痴,智商下线。她很聪明,不愧是汪家人,一晚上真的把好几副地图背完了,中途还打了好几个盹。他当时还盘算着有时间好好教一教,一定比锦上珠那谁强,免得自己不在,她老是被欺负…

屋子里灯花微微的爆裂声使得他回过神来。
“梁湾不属于这里。张日山,你一直都是一个人,以前是,以后也是……”

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,自己读书那会儿,学过的一句诗,“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。”没想到,自己这一生竟这样漫长……

评论(8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