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啦天要下雨

#梁山CP#梁医生的沙漠心事 :张日山你在哪里啊

写在前面:这两天#梁山CP#一直没有同框,作为一名梁山好汉,看到梁医生拥抱小黎簇的时候,我的心真是痛,痛心疾首的痛。只能靠自己的YY度日了。
写得不算满意,旷工多日,勉强交作业吧。


梁湾躲进帐篷里,努力闭上眼睛要睡觉,辗转反侧却始终难以入睡。不仅是脑仁疼,连带着脑皮层都不冷静的突突跳,抓着头皮紧紧的痛,整个人仍旧像是快要绷断的橡皮筋,僵持着、用力着、难受着。

这些天实在是太难受了!她是怎么猪油迷了心窍跟着来了这么一个鬼地方。她现在应该坐在顺京医院的办公室里,享受着暖气,喝着热茶的,怎么就跑来了这么一个鬼地方。什么火烧风、什么地上河、什么古潼京,这都是些什么?!! 梁湾又气又委屈,扯起被子,紧紧咬着,眼睛紧紧闭着,但是泪水却像热泉一下,潺潺往外溢,丝毫没有止住的样子。

梁湾想起今晚被蛇柏绕住了脚脖子,转眼间自己半个身子被卡在沙里,半个身子都被沙子紧密的箍住时候那种绝望感。若不是那几颗炮仗,只怕现在的自己已经埋身黄沙之下,再难见天日了。她身子腾起寒意,颤抖着抱紧了自己,又拢了拢被子,裹得更紧了一些,给自己一些虚无的安全感。

“张日山你怎么还没有来啊。你不是要护我安全吗?你不是要确保我安全到达古潼京吗?你在哪里啊?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又多怕,要不是黎簇,我都死在那个什么蛇柏手里了。你要怎么护我啊。我好想你。“梁湾已经睁开了眼睛,拿手胡乱抹开了眼泪。

”是不是我只是你的一颗棋子,所以你可以随意丢我到这种鬼地方,完全不顾我的安危。我现在好悔。我可不可以放弃,我玩不起了,我梁湾放弃可以吗?为什么喜欢你,这么难啊。我还可以见到你吗?我是不是要葬身在这个鬼地方了?“梁湾越想越难受,坐了起来,瑟缩在帐篷的一角,低低的、抽抽搭搭的哭泣。她不敢哭太大声音,今天在黎簇面前哭了一场,已经够丢脸了。她是这只小队伍里的大姐姐,总该有点担当的。她是真的很想念张日山,他稳稳的立在那儿,什么也不做都让人生出安全感。她好希望张日山出现在面前,她不怪他的,她只想抱抱他,给她一点前行的勇气也好。可是,他又在哪里呢?

梁湾轻轻的拉开帐篷一角。黯淡无光的夜,只有宿营地中央的篝火发出温热的光,无风无月无星,四下太安静,只有篝火刺啦作响的声音。黎簇仍在守夜,安静的背对她而坐,现在已经是入定的模样。梁湾不想打扰他,安静的缩在帐篷里,定定的看着跳跃的篝火。

“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,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,身披金甲圣衣,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。张日山,你在哪里啊,黄沙大漠,我等你接我回家。你说,是不是我说这样的话太不吉利了。紫霞最后哪里等来了她的至尊宝?我们是不是就更不可能了?我这个连开头都没猜中的平凡人,怎么会能猜中我们的结局呢?“许是暗夜里,篝火太过刺眼,刚刚才擦干的眼眶又浸湿了。梁湾抬起头,努力屏住呼吸,止住眼泪,可是又哪里止得住。

她想起,初雪的那晚,那是她和张日山的第一次认真的约会吧。那天她挑了好久的衣裳,选了最喜欢的针织白外套,他这样稳重如山的男人,大概会喜欢干净温柔一点的女孩子吧。可他好像都没怎么看他,一路话少少的,兴致淡淡,两人一起吃饭也不走心,玩手机也不爱搭理她。后来,他送她出门。飘雪的冬天真冷,新月饭店门口的灯笼真亮,亮到刺眼,她埋进他胸口,都没能遮住刺眼的光,差点哭了出来。

她不懂,他到底在想什么。拉黑她,又跑来吴山居救她。不喜欢她,又陪她背地图,给她做早饭。他话少,她不介意的,她觉得她努力一下,说不定就成了嘛,毕竟女追男隔层纱。可是每一次她多主动一点,他就把她推开一点。

篝火又窜起一阵子爆裂声,惊醒了出神的梁湾。梁湾敛了神色,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,她不是沉溺儿女情事的娇娇女,虽然心念张日山,但到底这茫茫大漠,还得靠自己走出去。“唉~~”梁湾幽幽叹出一口浊气,只觉得无可奈何又不能不振作前行,那一点点小儿女的心思,还是等活下命来再说吧。

评论

热度(31)